信息时报:粤语《再别康桥》只是一首趣诗罢了

   跨国企业文化特点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新闻频道 社会评论 正文

“我静静鸡散水/就好似我静静鸡踩/我静静鸡yaap手/同云讲声‘先喇,喂’”……这是什么?原来是徐志摩名篇《再别康桥》的“粤语版”。据《南方都市报》报道,由香港

已故音乐人林振强“翻译”的徐志摩诗粤语版当下在网络上很盛行,有人据此提出发展粤语诗的号召。

将名诗译成方言,或许能够引起一些读者对这些诗的兴趣。然而,将这些与方言诗的发展扯在一起,在笔者看来就未免有些生硬了。因为如此“译作”,到底还能不能算“诗”,都大可商榷。

不同语言间的翻译,惟诗为难。翻译中,对小说可以讲故事梗概,学术著作可以讲道理,在不同语言之间,这些都不难找到相通的表达方式和表达工具。惟有诗歌,讲得更多的是韵味和意境,这些韵味往往揉和语言文本当中,与每一句、每一字、每一标点都有很微妙的关系,往往是“只可意会、难以言传”。

当然,由于人们语言能力的局限,不同语言间相互被翻译的诗作并不少。但是,中国人眼中的泰戈尔与印度人眼中的泰戈尔是不同的,外国人眼中的李白也决不会等同于中国人眼中的李白。

因此,用粤语翻译徐志摩,也许很有趣,但这到底还能不能被视作是“诗”,尤其是还能不能被视作是“徐志摩”,是大可怀疑的。比如这首诗的标题“再别康桥”,在粤语版中已经成为“康桥拜拜”,这显然已经了无诗意。

Related Post